限制捕捞野生活鳗?还是限制捕捞鳗苗?

发布日期:2018年05月28日    浏览次数:22

511日,首届日鳗研究者同日鳗业人士交流宴会在东京都千代田区的宾馆举行。来自日本大学、东京大学、北里大学、东京医科大学、立正大学、全面内水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的日鳗研究者出席了宴会。以日本鳗输入组合的森山乔司理事长为代表,日鳗连、全荷连、日本养鱼饲料协会、日本鳗输入组合、日本鳗协会等日鳗业界相关人士与日鳗研究者们共聚一堂,就近年东亚地区鳗鱼资源问题展开深入讨论。其中,“限制捕捞野生活鳗?还是限制捕捞鳗苗?”的议题更是引发激烈的讨论。

宴会开始前,日本鳗输入组合的森山乔司理事长率先发言。“十分荣幸能够举办首届日鳗研究者同日鳗业人士交流会。本次会议召开的契机是前几日东和交流会上塚本教授提出的想法。有幸促成这次会议,希望大家畅抒己见,共同就日本鳗资源保护及日鳗业长久发展献计献策。”紧接着,日本鳗研究者代表的塚本胜已教授亦起立发言:“今年是东亚鳗鱼学会前身东亚鳗资源协议会创立20周年。能够在如此富有纪念意义的年份参加这次会议,我感到十分荣幸。希望未来日鳗业的各位同仁能够携手走的更远。”随后、全荷连铃木紘彦前会长请各位来宾共同举杯,本次交流宴会正式开始。交流宴司会由日本鳗协会吉岛重铁顾问担任。

“相模川鳗川计划”34月渔获水平较12月大幅提升

北里大学吉永准教授就“神奈川县相模川鳗川计划”做了介绍。今年12月份,由于鳗汛迟迟未至,捕捞水平持续低下。进入3月份,当地最高捕获鳗苗182条,4月亦采集鳗苗90条左右,渔获水准大幅提升。“采集到的鳗苗又大又健康。不过今年鳗苗洄游时间确实比往年迟不少。”吉永教授表示。“因为每年鳗苗洄游的时间都在变动,所以未来日鳗业采取灵活的鳗苗捕捞期会不会更好?不过,目前支持这一论断决定性的数据还是不足。”另外,东大的木村教授指出:“日本国内的小规模河川不适合鳗苗再生产。既然如此,为何不在小河川里捕捞鳗苗呢?张弛有度的选择鳗苗捕捞地点很有必要。”关于跌宕起伏的苗价,铃木前会长苦恼的问道:“每年鳗苗捕捞季进入后半程,苗价就会大跌。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日鳗业该如何应对呢?”“既然每年鳗苗洄游时间都在变动,我们人类也可以改变夏土鳗鱼日日期啊。灵活应对很重要。”吉永教授表示。

关于日本国内鳗苗流通情况、鳗苗捕捞时间等话题,与会代表各抒已见,讨论气氛愈发热烈。最后,塚本教授表示:“日本种鳗鱼资源是东亚地区的共同资源。目前日本国内各县自行管辖的方式是不合理的。我认为应该由水产厅牵头,全国统筹规划,鳗业界全体共同协商。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日本鳗资源。”

2017年日本野生鳗渔获量高达71吨的 台湾鳗业界提出忠告

427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发布2017年日本渔业生产统计报告。其中,2017年日本野生鳗渔获量高达71吨,与前年持平。

对于这一现状,森山理事长表示:“为了保护鳗资源可持续发展,台湾业界同仁劝我们不该捕捞这么多野生鳗。我本人是完全反对捕捞野生鳗的。通过采取资金补助渔民的方式,可以减少捕捞野生鳗捕捞量吗?”对于森山理事长的想法,木村教授也十分赞成。“2006年以来,非法捕捞野生鳗的情况愈演愈烈。河川混凝土河坝三面护岸减少也是原因之一吧。”铃木前会长亦指出:“很多人经常问我,野生鳗鱼好吃吗?我都会反问‘美国水牛你吃吗?’总之,一定要普及养殖鳗最好吃的观念。”

全内渔连的内田专务理事表示:“关于外来鱼种,各县渔协都有出台全面的养护对策。但是对于野生鳗鲡的全面禁捕,渔协政策推进滞后。而且普通市民禁渔观念尚未形成,认为不过是单纯钓鱼而已,所以管理起来非常困难。对于亲鳗和鳗苗,到底哪个过度捕捞?鳗苗100条等同1条亲鳗?还是鳗苗1000条相当于1条亲鳗?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的数据支持。为了保留传统渔业的同时维持日本鳗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河川及水田等环境生态维护也十分重要。”

关于鳗资源的保护,大规格活鳗如何处理也是一大问题。 “去年,鹿儿岛、宫崎等地鳗苗入池量减少了30%。虽然降低了养殖密度,但是成鳗规格依然1400-1500倍发展,实在是毫无办法。” 大森淡水的大森伸昭社长苦恼的表示。对此,全荷连铃木治会长认为:“现阶段各蒲烧店、鳗鱼专卖店应该大力推广大规格烤鳗使用。”吉永准教授亦表示赞同。“为了保护有限的鳗鱼资源,大规格活鳗也应该妥善利用。”

本次鳗研究者同日鳗业人士交流宴会历时2个半小时。通过交流会,日本鳗业各界人士缩短距离,畅所欲言,深入沟通,实属难得。期待未来更多交流的机会。


资讯中心/ 产品最新资讯、促销优惠、品牌市场动向,鳗天下在此第一时间为您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