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美食|日式煙烤鳗鱼饭,从日本东京搬进沙坡尾的一碗入魂

发布日期:2018年04月20日    浏览次数:60

      如果没有认识男朋友,竞灵埋在心里的那股吃货欲望,可能不会这么迅猛被激发出来。在这之前,她在航空公司上班,跟大部分朝九晚五的年轻人一样,说不上对这份工作有多喜欢,     也还没生出厌倦想逃的念头。直到那碗入魂的日式鳗鱼饭,摆在她的面前。

  

  那是竞灵第二次去日本游玩,旅途中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一个在日本待了近20年的料理师傅。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传说中日本匠人传授手艺的严厉苛刻,都是真的。

  男友从洗碗打杂开始,连洗碗都讲究每一个步骤的细节分解;再熬到切菜练习刀法,当中稍有偏差,就被师傅直接用刀背打手,至今手上还留有明显疤痕;等磨平所有的年轻浮躁,才算正式入门……

  

  开在大学路街角的煙·日式定食居酒屋,是竞灵和男友撒进沙坡尾的爱情狗粮。

  

  不知道是不是跟摩羯座天性有关,竞灵的性格有点执拗,一旦认定,誓不回头。

  前期筹备开店的时候,她跟男友每天讨论的话题,几乎全都围绕着——鳗鱼饭!鳗鱼饭!鳗鱼饭!

  

  煙,在日语当中的意思,就是烤鳗鱼散发出来的香味,与“缘”同音。

  日本人对于鳗鱼饭的爱意,深入骨髓,“即使一天吃上四回,仍然想再吃。”

  但可能有人以为,鳗鱼饭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吉野家那种快餐,蒸好的米饭上放几片鳗鱼,微波高火三分钟。

  

  一份地道的鳗鱼饭,当然远不止于此。鳗鱼料理中,有“三年穿签,八年杀鳗,烧烤一生”的修行说法。

  竞灵在厦门开的煙,沿袭日本关东流派做法:鳗鱼刨背穿签,先蒸后烤,炙烤过程中一边翻面一边刷酱。

  酱汁是鳗鱼饭的灵魂,男友学成的酱料配方,在日本关东有两百年历史,可以让烤鳗完全没有一丝腥味。

  

  鳗鱼三吃,是煙的一大招牌。

  经过反复烤炙的喷香鳗鱼肉片,安静躺于碗中。一吃,佐以山椒粉;二吃,倾入葱、海苔、山药泥;三吃,淋上海鲜高汤。

  

  除了鳗鱼饭,煙的每一道食物,都体现了竞灵的摩羯座执拗性格。

  店里的炸猪扒,外面包裹的面包糠,看似毫不起眼,但竞灵要求一口酥脆,颗粒均薄,还必须保留面包麦香。

  供货的面包商,被一次次折腾到抓狂,在厦门做这么多年生意,从没遇过如此难搞的客户。

  

  竞灵搬出日剧《孤独的美食家》,男主角井之头五郎品尝炸猪扒的镜头,反复定格放给面包商看——井之头五郎的满足感,是第一口面包糠的滋味。

  

  沙坡尾这家店,如今慢慢有了固定的吃客。

  竞灵也不着急,她觉得,既然自己辞职出来,选择去做一件感兴趣的事情,那就认定别回头,未来几十年,就是它了。

  这就像她的感情观,“如果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让我做王母娘娘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

  

  但这个厦门女生,在沙坡尾入夜后,看着避风坞的灯火亮起,心里还是有些忧愁的。

  男友在日本同时有好几家店要打理,异国恋谈起来,终究辛苦。

  她也想过,是不是把煙关掉,跑去日本,但始终舍不得——这一家倾注自己全部热情的小小居酒屋。

  

  于是,在每一个晚上,这对年轻的恋人,一个身居东京,一个守望沙坡尾。

  可能想起彼此,心头涌起爱意,等待七色祥云。


资讯中心/ 产品最新资讯、促销优惠、品牌市场动向,鳗天下在此第一时间为您呈现